「再次找回我自己」

我長大的地方其實很無趣。 那裡完全不賣酒。 這一直持續到我進大學,加入兄弟會,我在那裡發現酒精,我開始大量飲酒。 那時候,每個人都這樣做。

我進入法學院,大學的習慣仍持續著,但它開始成為我唯一的運作機制。

法學院畢業後,我試著找份工作,開始生活。

我每晚會喝掉1/5瓶的威士忌。

我去上班,試著把酒藏起來,讓自己看起來很清醒。

我體內抗憂鬱劑和酒精的毒素……那真的毀了我的心智。

我媽說:「我們找到你可以去的地方。」

那就是那可拿。

它讓我從陰暗處走出來,再次找到自己,將生命美好的部分恢復原狀。

我每天都擁有能量做很多事。 以前不是這樣的。

我有目的,有熱情。

我擁有充實、有意義、忙碌且充滿生產力的生活,這全都要感謝那可拿。

更多影片